广州键盘价格联盟

【亚伟人物】张睿之学习篇:初生牛犊(上)

中国速记网2018-12-05 12:49:59

张睿之学习篇:初生牛犊(上)


张睿:我第一次听到“速记”这俩字是1998年底。有一天,我姨回家跟我说她的一个同事的朋友发明了一种速记方法,觉得我适合做这行,所以就来问我要不要学。我原以为速记只是弯弯曲曲的蝌蚪符号,对此并不感兴趣。结果后来听说是很快很快的打字,立马俩眼放光。关键是听说这技能学完了能挣钱多点,前途似乎会好一些,于是迈出了我在这一行的第一步。我在学校的时候,五笔速度就能达到200字/分以上,也是学校里“微机队”的主力。一说“微机队”,似乎暴露了不少信息


可当时没想到的是,那个“速记”并不是我现在从事的“速录”,我的家乡地方很小,经济发展落后,直到前一段时间,才知道属于“三线下”城市。当时年纪小,当时网络知识太少太少,搜索引擎也不像现在这样发达,再加上是熟人介绍的学习机会,我这个老实孩子


因为打小家庭经济条件很不好,始终很不宽裕。学S的时候,1500元的学费还是我妈跟亲戚朋友凑出来的。学时是两个半月,周一到周五全天上课,我们是第一批学员。


培训班一共12个人,我是最后一个进班的,已经开课20多天了。去了正好赶上S老师在介绍学这个怎么怎么好,还说学好了可以进法院啊。我一听,那是好地方啊,这得玩命,就闷头开练(S老师就是发明人,也是无比能吹,他说啥我信啥,后来才知道是上了一个无比大的当)。


我这人对自己喜欢的事比较认真,也爱跟自己较劲,尤其键盘上的事儿是我擅长的,另外一个很重要原因,是不能让我妈那1500元白花。所以这个阶段的练习,我是“玩命”的。我和同学们每天上课练习差不多八小时,但下课之后其他同学回家有电脑可以继续练习,我家没有,回家也就练不成了。学了一周之后,我跟我妈商量是否能给我租一个电脑。因为我知道,买是不可能的,因为那个年代,1500元的学费还是凑出来的,买电脑的钱那就是天文数字。我妈问我租多长时间,我说不一定,看具体情况吧,我追上班里的同学就可以不租了,我妈同意了。


以前的电脑都是那种老大的机箱,老大的显示器,我找了一个最便宜的,已经很旧的电脑租下来,一天五块钱。我和我妈推着自行车给驮了回来。这样,我可以白天上课,晚上在家练习。电脑租回来的第六天我就把电脑退了,因为第六天我就在班级考试得了第一名


我去了培训班整一个月的时候,法院来考试,我以第一名考进法院,这样在学习的日子就结束了。


1999年初我进入法院工作,在法院工作的第一天,我听到了“亚伟”俩字。法院以前买了几台亚伟速录机,并派了书记员去学。咱都知道,在编的没人爱去踏踏实实学一样东西,而且是这么枯燥的事儿,所以效果可想而知,几台机器全进了仓库。S老师就趁机宣传他的东西,告诉我们亚伟那玩意儿根本不行,还得这么打(他比划了一个f的指法)说中指还得跪着。他强调的是“跪着”。我脑子里立马就出现了手指头抽筋的画面,我想那不是个好玩意儿。后来又到网吧上网去搜,就找到了“中国速记网”的网站,简单看了一下介绍(为了省钱,每次去网吧上网,严格控制上网时间在一个小时内)。稀里糊涂看了看,走出网吧时头一昂说了三个字“破玩意”(偷笑)。人嘛,都有个先入为主,觉得自己学的才是最好的,一个普通键盘就能搞定的事,还买啥速录机键盘,何况看那指法,还那么拧巴。


这段学习结束了,我的速度差不多在150字/分。法院我是进了,月薪300元。工作倒很轻松,但是面对着各种各样的官司,每天看吵架的,哭天抢地的,我很不喜欢,所以依然对工作不满意。我觉得自己追求的不是一个好听的、说出去能让别人羡慕的单位的名字,而是真正能让我感到工作是快乐的。


在法院工作半年以后,S老师来法院找我,说让我帮忙跟他一起去北京做s速记的宣传和演示。去北京!北京!多神圣的地方,真心想去。可是法院的工作,一个萝卜一个坑,咋整。我妈还不让,我妈觉得,法院至少名好听、稳定,就想让我老老实实在那工作。这时那个S老师就托人劝我妈,说服她让我请假出来给他做演示,并亲自对我妈说法院没前途,让我跟着他宣传,他的软件卖出去,我就是最大的功臣,也是他最得力的助手,前途无量啥的。因为是熟人介绍嘛,所以我和我妈就相信了。


演示是不固定的,需要的时候我就请假带上东西就走。那段时间我也去过很多的城市,给我印象深的是两个地方:

一个是沈阳的一个学校,老师都是警察编制的,名字也就别说了。去演示以后,效果很好。没想到的是那个学校的领导还专门到丹东的法院找我,希望我到他们学校工作,给我正式的编制,因为我有所谓的速记技术。我很实在的、丝毫没有一点犹豫地就拒绝了问我为啥?傻呗!年轻呗!傻是因为我觉得我还在法院工作呢,跳槽了多不好?而且我还得帮我的S老师演示呢!再说了,那时候觉得,警察有啥好?老师有啥好?警察编制的老师有啥好?年轻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不了解编制有多重要,不知道那是我后半辈子的保障。我现在恨不得打死自己。后来一想,没去也就算对了,据我所知那个所谓的速记现在也被那个学校淘汰了,我如果因为只是会这个留下来,后期人家不得看我就堵心啊,多对不住人家学校啊。不过呢,也因为这些使我坚信,速记是个好东西,我可以以此为生。


第二个是最高人民法院让我印象深刻。我也不造S老师咋忽悠的,混进最高院推广。那时候最高院已经用上了亚伟,我也是那个时候第一次见到真正用亚伟的人。为了了解实际水平,法院特意准备了三段录音,分别是60字/分/、80字/分、100字/分的速度,让我和使用速录机的一个人同时记录,然后做对比。(现在看看,我就是个二货,100字/分的水平,不过就是速录机的初学者嘛,S速记派去了成绩最好的我,我……我……我不知道该说自己什么好。)我心理素质不好,60字/分、80字/分的录音我打的都不如使用速录机的。等到100字/分录音的时候,我的高超的“水平”发挥出来了,无校对准确率98%,那个用速录机的人战败。这些事儿更让我觉得,速录机,啥破玩意。就这样,我断断续续地跟S老师出去演示了几个月,一分钱报酬木有,不管去哪儿来回坐硬座,这些都不是事儿,因为我有S老师给画的大饼支撑。


但是,时间长了法院有意见了,老请假也不是事儿啊。我出来了N多回,跑了好几个城市,自以为了解了不少,就毅然决然地辞职。法院挽留,毕竟我的成绩在那。但是我头也不回的追求我的光明前途去了。


(未完待续)





欢迎大家提供与速录相关的新闻线索或新闻碎片,以文字或录音形式投稿都可。


期待亲们的投稿哦,你的参与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投稿邮箱:fengyi@suluji.com ;65167984@qq.com 。

联系方式:400-855-8100


长按或扫描二维码并选择菜单“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加关注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广州键盘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