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键盘价格联盟

云上川庆

今日川庆2019-01-08 11:52:04

中国一位留学生去美国打工时当过报童,不带计算器,习惯动作抬头望天时心算找零。顾客大为惊讶,纷纷掏出计算器验证,皆无误,也抬头望天,惊恐问:云计算?

这当然是一段笑话,尽管云计算这个热门新词听上去还有些玄乎,但实际上,很多人已身在云端,徜徉已久。正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由于云计算高度专业化,常人很难真正了解云计算的奥秘,记者走近川庆钻探公司云计算建设和使用人员,试图揭开川庆钻探云计算的“庐山真面目”。

忽入云端

2014年年初,川庆钻探公司机关的员工告别天然气大厦,依次搬进了科研综合楼。在这之前的两年里,川庆钻探机关停止了电脑和打印机的更新,员工对新办公环境有种期待。大多数人收拾妥当后,第一件事就是联系电脑安装事宜,以求能够尽快开展工作。但川庆钻探公司信息管理部的工作人员这次安装的电脑,却与众不同——每位员工只有一个显示器,一个鼠标和一个键盘,没有主机。

不只是硬件变了,他们面对的软件环境也变了,原本每天都在右下角闪烁的“小企鹅”不见了,炒股软件没有了,甚至连网银都无法使用了。虽然事前已经进行了试用和培训,但是一旦变成“唯一选项”还是让大部分人猝不及防。

“那段日子,真是压力大,一天不知道接多少个电话,有询问的,更多的是责备,我们只能给大家一个个解释,依次上门给大家解决问题。”川庆钻探公司信息管理部项目管理科科长江涛坦言,大伙的不理解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期。

江涛团队忙碌地为大家解决问题,而云桌面的使用者,也在焦急和焦虑中探索怎样适应云计算。

记者采访了在川庆科研综合楼办公的10个处室的10位员工,他们认为云平台给他们带来的最大改变就是习惯的改变,最大的困难是很多人面临着思维的巨变,面前没有主机和存储,文件会不会被人“偷窥”,安全性及个人隐私如何保护?

没有主机的烦恼,远没有软件变革来得直接。由于云桌面系统,已经预制了常用的软件,而且不允许个人下载安装软件,这就堵住了大家的“个性化需求”。对新闻办公室的摄影记者王敏来说,云桌面有些恼火,就拿最基本的U盘使用来说,每次需要点一下“连接USB设备”,才能看到U盘,而且他所需要的图片处理专业软件也并不在软件预制名单中,无法处理图片,意味着自己的本职工作无法开展。

不管怎样,在川庆科研综合楼里办公,就必须使用云桌面,这是唯一选项。2014年1月初系统上线以来,信息管理部部署软件55个,生成桌面模板9套,满足部分办公人员的个性化需求。已经创建了云桌面980个,移动办公桌面120个,合计约1200个桌面。CPU负载日最高39%,活跃用户所占比例80.8%。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你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传说中的“云”,就这么轻易飘进每一个人的面前。

曲折云途

“轻易?在我们看来,这个过程很艰难,也很复杂。”川庆钻探公司云桌面项目经理部经理田雨,深知云桌面项目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川庆钻探公司云计算建设远景是为了建立“川庆钻探公司信息化服务”平台,为生产管理及使用等单位提供创新的信息化环境,打造一个基于云计算模式下的川庆钻探公司业务生态系统。云计算可以使川庆钻探公司的信息化以全新的方式创造和交付价值。云计算技术符合川庆一体化、国际化、技术驱动及成本领先战略。

如同信息化进程中其他新事物发展的初级阶段面临的问题一样,在2006年8月谷歌首席执行官埃克施密特首次提出“云计算”概念后,仅仅6年时间,川庆钻探就开始讨论是否要全面云化,新事物被接受需要时间。多位参加公司信息化工作会议的见证者告诉记者,讨论还是比较激烈,有赞成也有反对,最终公司主要领导带头投了赞成票,支持建设云计算。

2012年2月,从川庆钻探公司云架构咨询、梳理川庆钻探公司现状和确定可行的实现途径到决定建设以桌面云为起步的云平台并依托新的科研综合楼的建设投用,再到确定适合川庆钻探公司特点云架构及桌面云的范围、内容及技术路线,最后落实到进行建设实施,计划到2016年能全面云化,完成川庆钻探公司信息化服务平台建设。

“虽然我们也面临资金的问题,但得益于公司主要领导支持,这已经不是主要的问题。主要的问题是有些干部员工对云桌面建设认识不到位,工作协调难度大,很多精力花费在协调上。”信息管理部主任李志荣承受了很大压力。高科技烧钱,这是业界的共识,甚至可以说是无底洞。川庆钻探公司的云桌面建设引入多家公司竞争,最终选取了最优方案,在成本有限的基础上实现了超前设计。

“IBM、HP、DELL不停地开会,讨论,吵架。NETAPP、EMC还是不停的开会,吵架。VM、CITRIX、华为…… 一大堆虚拟化厂商,不停吵架,开会。”这是江涛写下的一段方案讨论时的感受,技术上的选取和争论持续了数月。川庆钻探公司的云,是一朵与众不同的云,而且是大多数公司从未接触过的技术密集型云。如何为工程技术插上最适合的云翅膀,是异常纠结的问题。

整体上线后,依然是挑战重重。“有一次,我们去回访,有一位同事说她的电脑慢,我们就去帮她解决,却发现一点也不慢,就问她为什么,她说QQ用不了就是慢。”江涛略带无奈地表示,这样的不理解还有很多。他也解释了网络慢的主要原因,是公司网络通过集团公司西南出口上网,这个出口安全扫描有很多层次,所以造成网络反应慢,但这与云桌面本身没有任何关系。

云图初现

云,已经来到我们身边。川庆钻探公司的云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云呢?

在川庆钻探公司信息管理部,记者看到一幅“云图”,在这幅云图上,清晰展示出整个云计算的架构。地球物理勘探、地质研究等工程技术作业,通过云数据中心的各种应用,实时为各领域业务人员、各领域管理人员和各领域专家,提供宏观经营决策支持、现场监控支持、生产分析优化协作、综合研究协作和实时工程技术协作服务。

按照规划,川庆钻探公司“大云”即信息化服务平台云计算,下面有五朵“小云”,分别是桌面云、决策分析云、业务云、存储云和云计算管理平台。

川庆钻探公司的云平台是国内第一个采用全虚拟化方案整体云化设计实施、第一个采用非思科套餐FCOE设计方案并成功在云实施、第一个采用FCOE用于云存储方案、第一个云方案中采用双活机房设计、第一个采用双活存储用于云设计并实施、全球第一个采用动态安全域方法进行云安全设计并实施和全球第一个采用symantec方案作为云安全整体实施的云平台。

成都审计中心高级经济师斯维最大的感触就是,现在带着自己的账号和密码,在科研综合楼的任何一个电脑上都可以登录到自己的云桌面,再也不怕硬盘损坏带来的巨大损失。而对于经常开会的企业文化处牟锐来说,她在25楼办公室轻轻一点打印,就可以在科研综合楼任何一层的打印机上打印会议资料。

“如果遇到复杂情况,我们提出申请,公司可以召集最好的专家在几百公里之外的总部为我们会诊,并制定解决方案。”70016钻井队指导员张志刚站在智能化营房告诉记者。依靠信息技术,距离、时间都已经不是问题,一线工程技术服务单元,利用丰富的各类传感器、监控探头,依托发达的通讯系统,接驳到川庆钻探公司的云平台上,分享信息、寻求帮助和解决问题,几百支施工队伍拥有了一个永远在线的智慧大脑。

需要云吗

“在现在这个时代,云不是万能的,但没有云是万万不能的。”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断言,未来就是云的时代。

据信息管理部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4月,川庆钻探公司机关按照一人一台计算机共有台式机460台,笔记本电脑175台,CPU平均使用率不足8%。从45656条软件运行记录分析,共有2567种软件,主要软件有876种,其他为单一稀奇古怪软件及驱动和补丁。所有软件主要集中在网银、音乐、影音、游戏、下载工具、股票交易等上面,而这些大多是与工作无关的。使用网络情况分析中,访问网站,网络流媒体,HTTP文件下载,网络共享,QQ传文件,P2P流媒体,邮件占了流量的93%。而上网行为里面新闻门户、网上购物、生活资讯、在线影音及下载、搜索引擎和个人网站及博客占了前6位,约占一半的流量。

数据显示软硬件都存在巨大浪费,而且运维成本巨大,搬迁前因大多数电脑老化,信息管理部一个月运维次数达到了千余件次,平均每天20至30件,运维人员忙到脚不沾地。而使用云平台后,两个负责运维的工程师工作相当清闲,现在平均每天答疑运维量就是一两件。

“云是IT消费方式的一种转变,以前买硬件每人一台电脑,现在观念在转变,我们需要服务,我们只需要去申请,不需要的时候别人可以使用。打个形象的比喻,以前想喝水,我们就打一口井,现在不一样了,我们想喝水,只需要向自来水公司申请,自来水公司接上管线,要多少水自己控制。”田雨认为云将深刻改变人们的工作和生活。

2013年,川庆钻探公司正式进入云时代前一年,美国中央情报局情报人员斯诺登泄密事件,给狂飙突进的信息化革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你的信息安全吗?

带着疑问,记者跟着川庆钻探公司信息管理部的专家来到了位于科研综合楼二楼的机房,这里是川庆钻探公司云系统的“大脑”,服务器和储存硬件集中在这里。虽然,来之前就被告知,要想进到这里程序很复杂,通过实地体验,这里的严格仍然让记者吃惊。首先要在信息管理部提出申请,得到相关管理人员的批准后,我们才能由专人陪同,来到机房,进机房前,有专人负责监督填写进入机房表格,表格清晰列出何人何事何时进入机房,然后信息管理部的管理人员会刷卡打开大门,相关人员才能进入,刷卡时间必须和表格上的时间一致。

如果想要进入服务器,更改一个指令则更为复杂,需要公司主要领导授权密钥,然后信息管理部2个人的密钥,同时在场才能更改成功。

机房里,一排排机器整齐排放,整个房间都采用防火材料,并时刻保持一定温度和一定湿度。“我们的服务器是五级安全级别,在国内属于一流的安全防护。”田雨对于这套系统的安全防护能力相当自信。在这里,使用桌面云员工的数据都存储在这里,并且自动做双倍备份,备份文件被分割成碎片,分别存放在不同的硬盘上,即使这里的设备有一半损坏了,仍然能够保证信息不丢失。

相比较而言,单个主机抗安全风险的能力则低得多,一旦遭遇网络病毒攻击,就有泄密的可能。而且,一旦主机硬盘损坏,则重要数据尽毁,给企业和个人造成重大损失。云系统完成建设后,公司所有重要数据都在云端了,不再分散在某一台机子上,某一台机子有问题,重要的文件不会丢失。而且,在云桌面下使用人员每拷贝走一个文件都会有记录,刷卡打印,打印是受控的,打印什么东西,打印了多少,都能查到。

移动的云

如果说云计算是一种资源整合与利用,而移动则是解放人,提高效率,增加幸福感。”李志荣认为,云计算未来的发展,是和移动通讯深度融合,打造移动的云。

田雨现场给记者演示了利用手机终端登录云桌面的过程,田雨用一部国产普通智能手机,打开3G数据流量,只用了十几秒钟就顺利登录到川庆钻探公司云桌面页面,这个页面和他办公桌上云桌面终端的界面是一致并且同步的。在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和台式机,只要手里有一个可以上网的终端,你就可以在万里之外完成所有工作,终端已不再重要。

据新华社发布的新闻显示,2010 年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的发货量首次大于电脑的发货量,预计2015 年智能手机发货量将达11 亿部,平板电脑发货量将达3亿台。

毫无疑问,未来的世界是一个移动的世界。

对于川庆钻探公司井控办公室的高级工程师徐勇军来说,出差和处理文件同样重要,但出差意味着离开办公室。“我们一出差就要三五天,需要处理的文件就积压起来了。”现在像徐勇军这样的出差族有了新的选择,他们可以提出申请,安装移动客户端,通过手机3G登录云桌面,处理自己的文件,方便快捷。

对于工程技术一线的员工来说,他们已经逐步踏入移动云端。川庆钻探公司物探公司的员工现在已经可以通过3S技术,即遥感技术、地理信息系统和全球定位系统,将工区的卫星图片信息下载到手持终端,实现对工区的导航,队部将每天的任务书通过系统下发到各现场人员的终端接。各施工小组根据手持终端导航功能,按任务书进行导航,准确到达施工位置。施工人员进行实时录入,通过手持终端发送回队部,队部根据施工数据及时进行调整部署及相关协调。

云外有天

在信息化革命的大潮中,川庆钻探公司不仅要跟得上形势还要引领这种形势。作为信息化建设的核心,云计算的建设已初具规模,但信息化建设的道路还很漫长。

通过对标分析和实地考察,川庆钻探公司与国际一流的大公司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信息化水平是其中之一;而信息技术与工程技术业务发展的深度融合是石油行业技术发展的大趋势,是实现单一技术服务转型的必要条件。川庆钻探公司的决策层深知其中的道理,多次强调信息化建设对于川庆钻探未来生存发展的重大意义,“必须迎头赶上”。

川庆钻探将信息化建设落脚在工程技术一体化信息平台上,并将其定位为是“公司发展方式由单一的工程施工服务型向技术服务型、管理服务型、总承包服务型转变的重要支撑”。川庆钻探计划加快“数字井筒、数字地面、数字地下”的建设步伐,进一步推进管理水平和科技水平的提升。“十二五”将以“集成、建设、应用”相结合为主导,推进川庆钻探公司信息化建设进程。到2015年,使生产数据源头采集率达到100%,生产经营的信息积累极大丰富,生产过程自动监控,决策模型科学先进,利用数字信息技术全方位模拟地面、地下环境以及井筒作业过程,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钻探工程信息化”。

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川庆钻探是中国石油唯一一家“一体化”、“完整产业链”工程技术服务企业,目前中国石油统推的生产管理系统A7不能覆盖川庆钻探公司的全部业务。由于各系统开发缺乏统一的规划和指导,未能统一建设,内部分散,起步较晚。相互之间基础数据不一致,重复建设,起点不高,系统之间数据交互困难,内部信息孤岛现象严重。

但,非建不可,而且要高质量建成。一体化信息平台建成后,可以彻底改变公司各专业数据分类不规范,集成共享困难,利用率较低等落后现状,为数据的高效统一管理和深度分析应用带来便捷。建成后的一体化平台将集成公司现有信息系统、各专业软件,服务于公司三大专家系统,是川庆数字化油气田“数字井筒、数字地面、数字地下”的核心部分。通过一体化平台的建设将使川庆钻探公司整体信息化水平达到国内领先,进入行业先进行列。

云之旅,暂告一个段落,但云平台的建设不会暂停,据信息管理部透露,最近云桌面性能将有大幅提升,提升幅度将达到50%。从鲜为人知,到“最熟悉的陌生人”,云将给川庆人带来一个值得期待的未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广州键盘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