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键盘价格联盟

抗战币设计、打造及发行轶事

雪寒钱币2019-01-10 15:16:51

“你换到了伐?”

“换到了,换到了!”

“来来,我看看,哇,这币面真漂亮啊。”

“真是啊。快,赶紧拍个照片发个朋友圈呗!”

  ……


10月12日,全国各大银行门口排起了长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普通纪念币如约与全国人民“周一见”。不少市民们刚拿到兑换好的纪念币,便被身边的人围着争相观看,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你一句我一句地议论开了,不时啧啧称赞。这其中,“漂亮”、“精致”是被提及最多的词,也正是这枚纪念币的铸造者——上币公司的每一名员工所追求的目标。


抗战币正式开始兑换

在过去8个月里,上币人用“为国造币”的精神和“精益求精”的态度完成了光荣而艰巨的使命。


在过去8个月里,有未知前路的迷惘和失落,有遭遇挫折的艰辛与失落,有突破难关的兴奋与雀跃,有完美收官的满足与自豪。


在过去8个月里,留下你的故事,我的记忆。


又是一个不眠夜


或许已经记不清这次第几次修改抗战币的图稿设计,当5月20日下午4点再次接到修改设计图稿的通知时候,设计制模部的朱熙华和陈彦文二话不说,整理行囊,立即赶往机场搭乘最早一班飞机,于次日凌晨2点到达北京。


设计师经历了无数个无眠夜


5月21日早9点,总公司技术中心。技术总监邵国伟向朱熙华、陈彦文传达了中央领导的意见,对图稿设计给出了指导性的方案。随后,他们以示意图为依据,开始对图稿加以修饰,使各个设计元素更具体,更艺术,直至深夜10点,两人共设计了六套方案。当关上笔记本电脑,靠在椅背上放松的那一刻,他们才想起来,晚饭又忘吃了。


5月22日早9点,中国人民银行总部。行领导看了设计稿后给出修改意见,朱熙华和陈彦文当场对图稿进行修改。中午11点30分,中宣部领导看了设计稿后给出修改意见,两人立即对图稿进行修改。下午4点,中宣部有关领导再次给出修改意见。两人回到总公司技术中心,根据意见修改图稿,又是一个不眠夜。最终,在次日凌晨,两人完成了3套全新的设计方案。


5月23日早9点,中共中央宣传部。大家再次聚在了一起,商讨纪念币新品设计,在反复的斟酌和比较后,最后决定从新的三套设计方案中选取一套作为初稿。


在三天持续不断的高强度压力下,朱熙华、陈彦文一刻也没有放松,图稿的设计修改了一次又一次,他们用行动和成绩再一次证明了国家造币设计师的实力和在重任面前全力以赴的决心:做好准备,随时应战。


睡不着的机长


设计师们为了图稿修改度过了一个个无眠夜,而当接力棒交到生产人员的手中,却又有人“睡不着”了。8月19日早上6点多,原本上中班的造币三部李廷坚早早便来到生产现场,此时李廷坚下班离开公司还不过六七个小时,但一个未能解决的设备故障,让李廷坚难以安睡。


一个未能解决的设备故障,让李廷坚难以安睡


18日中班,李廷坚操作的卧式压印机不断误报“模圈过载”故障停机,严重影响了设备正常运行。“这个问题一定要尽快解决,不然还会影响生产效率。”机器出了故障,有机修人员会跟进处理,但李廷坚只是单纯地想着“责任使然”,便和第二天早班人员一齐“到岗”,开始查找原因。三部副主任级技师曹湛卢、机械工程师张斌也在得知情况后第一时间来到现场,对设备开始深入地排查工作。“可能引起故障原因很多,我们检查了印花区域多个可能出现故障的机械零件及电气配件。”排查工作很繁琐,但为了保证生产,三人事无巨细地尝试,一一排除故障原因。最终发现压印机导向板上检测模圈过载的微动开关头部灵敏度下降失去作用,锁定问题源头,由于故障点较为隐蔽,曹湛卢也感叹道,“平时不容易出问题的地方,要找起来就像大海捞针一样。”


这一天一直忙到午饭后,终于在中班开始前完成设备的安装调试工作。虽然紧接着还要连上中班,但看着问题终于被解决,李廷坚松了口气,“解决了心里踏实,不然觉也睡不安稳”。


“二宝他爸”


年纪轻轻就已是两个漂亮女娃的“爸比”,造币三部质量员王渊蕴一度被大家亲切唤为升级版的“国民岳父”。今年夏天,“抗战”的号角如期吹响,在“二宝”还未满一周岁的当口,二宝他爸便和三部员工一同投入到了紧张繁重的生产工作中。


“战役”日趋临近,而家中的“大宝”却在此时染上了肺炎。一时间,要兼顾工作也要照顾两个宝贝,医院、单位两头跑的王渊蕴虽不禁流露出疲态,但还是和往常一样笑呵呵的,“没什么大事,小孩子恢复得快,扛两天就好了。”



三位“奶爸”并肩作战


在“实战”刚刚开始的日子里,坯饼、模具和设备需要尽快磨合,生产节奏还未稳定,身为部门质量员的王渊蕴显得更为忙碌。为了填补前期在线监测维保人员不足的缺口,王渊蕴直接参与现场生产,与同样身为“二宝他爸”的质量管理部质量员周雄,轮番坐镇“抗战”前线,驻守质量大关。家住川沙的王渊蕴在中班23:30下班后到家已过午夜,“到家再晚,也要看一眼两个宝贝才睡得着。”40公里的路程,一边是为国造币的承诺和信念,一边是对家人的牵念。同样镇守前线的压印机长施文江也在不久前成为幸福的“二宝爸爸”,小女儿还在襁褓中,而大女儿马上要就开学了。“回家还有一个‘战场’,两边都不能耽误。”


“二宝他爸”并不是“英雄个例”。身为父母、儿女,虽各肩负家庭的责任,但忠诚印制、敬业为国的信念,让前线战士们无一例外地选择坚守这片战场。


周老师的小本子


质量管理部的质量管理员周雄也是众多“二宝他爸”俱乐部成员之一,不过大家更愿意叫他“周老师”。原来在造币三部工作时,周雄就为大家开展各类培训活动,将自己工作中收获的经验分享给同事们,“授人以渔”的理念带给了他老师之名。


周雄常将自己工作中收获的经验分享给同事们


周老师有一本从不离身的“小本子”,上面永远都记满了一件件待办事项、一个个技术管理难题。今年,他自5月份开始就全程参与抗战币试制和生产工作。小本子上密密麻麻地记满了周老师在“抗战”期间的心路历程:质量风险怎么控制?面对试制初期成品机检设备检测能力不足、他抓住每一个质量风险细节,与设备研发公司技术人员开展讨论,反复修改斟酌以确定整改方案。检测速度如何提高?试制中期,机检设备在运行过程中被发现无法适应高速度的检测。他反复研究对比设备硬件,工控机配置、操作系统、应用软件等终于找到了制约设备检测速度的问题所在。试制后期,周雄又奔走于各机台调试、模具研磨效果确定、坯饼表面质量反馈等各个环节中。一名现场操作人员打趣地说:“周老师工作起来就像个超人。”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周老师就是用小本子将一件件任务固化,再逐件完成。质量管理部的同事们在工作中,难免会碰到疏忽,但随着周老师以身作则的“广告效应”,大家也都拥有了自己的小本子,遇事不慌不忙先记下来,根据轻重缓急来解决,效率也得到了有效地提高。


新时代的“团队战”


抗战币生产打破了造币三部主业原先相对稳定的班组建制,柔性多元化生产模式下的团队定义在三部员工的心中也有了更直观的新感受。在新的生产工艺要求下,自动包装线人员大幅增加,压印、检验、库管各个工序的本部门职工,以及来自造币二部、金银制品厂等前来助阵的支援部队充斥前线,与自动包装线的战士们共同扛起自动、手工包装混合的高强度作业,“在流水线上工作,团队的概念更强烈,也更重要。”临时调至自动包装线工作的年轻的压印机长体会颇深。“一个不能少”,在前线已经成为了一种无需言喻的默契,为了保持“作战队形”,大家都全力配合、相互帮助,尽力不让团队战斗力被个人所影响。


造币三部有一队由部门各管理条线负责人组成的突击战士。为了在符合纪念币产品质量要求的情况下实现压印工序用餐时间不停机的连续生产,“突击队员”们每日在用餐时间到压印工序定点“上岗”,协助压印机长检测产品质量,帮助压印工序争取了1个小时的生产时间。每日至压印工序“报到”之余,“突击队”也作为自动包装工序手工装盒岗位的“替补人员”志愿服务,使高强度、长时间工作的手工装盒人员得空喘口气。8月18日上午,印花改扩建大楼自动包装线因塑封设备故障停机1小时。为了将失去的生产时间“追回”,“突击队”快速出动,在员工的用餐时间充当起了手工装盒员,让原先的自动线生产人员得以轮流用餐,连续生产。此时,恰好来到现场实地了解抗战币生产进度的公司党委书记顾军,在得知了详细情况后,也毅然加入现场生产。设备故障没有造成慌张,突如而来的挑战反而使大家团结,共同找回了逝去的时间。



“生产突击队”支援前线


“新团队”不只在自动包装线,压印工序也重新整编了“队形”,而紧张的生产节奏并没有给大家太多适应的时间。为了提升管理效率,同时也让新集体快速融合,造币三部管理人员小组和几个“作战小队”充分运用新时代的作战“工具”,纷纷建立了微信群。现场人员和设备最新情况得以在第一时间内传递,新的生产安排也可以及时通知、相互提醒。“抗战期”的连续作战难免辛苦,道一声“加油和坚持!”微信群便在此时成为了大家相互打气的能量聚集地。


除了各车间的“守望相助”以外,生产部等管理部室的同事们,也都跨前一步,投身“抗战”:一般管理人员频繁到包装工序顶岗;库管人员主动到车间现场“装吨袋”……临时的混编团队,却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


一点点火光汇集、一份份力量凝聚。深深扎根的职业品格为柔性化作战团队的成长,创造了难能可贵的土壤。


娇小玲珑“女汉子”


抗战币的生产使得设计制模部研磨工序进入了一个“加强版”的繁忙期。说起设计制模部精饰组的工会组长童赟,大家的脑中总会浮现出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身为研磨娘子军的一员,她工作起来可是个名副其实的“女汉子”。说雕刻、再精细的图纹不在话下;说研磨、直径100mm的模具搬起来毫不含糊。


就在童赟与同事们一起工作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家中传来婆婆罹患重病的消息。由于童赟一直与婆婆同住,有着深厚的感情,此时的悲痛、焦急,让她吃不下、睡不着,每天上班双眼都是红肿的。但就是这样,她依然坚守岗位,直到婆婆确定手术的前一天,她才向部门告假。然而第二天上班时,大家竟然又见到了她娇小的身影。原来她清早七点就将婆婆送进了手术室,由于是一个大手术,医生预计需要四、五个小时。她就想到利用这个时间,先赶来单位做掉一些工作,于时间节点前再赶回医院看护婆婆。同事们都知道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休息好了,这个时候的她依然不是选择休息,而是尽己之力与大家共奋战,大家此时不知用什么言语来表达心中的感动,而她却带着依然红肿的双眼转身干起了活。“女汉子”,或许并不是女孩子们太喜欢的词汇,但在这里用在她身上,带着的敬意与感动。



抗战币生产,巾帼不让须眉


淑女也疯狂


抗战币的故事里,童赟并不是仅有的“女汉子”。


7月的一天,电闪雷鸣,豆大的雨滴打在窗上啪啪作响,风呼呼的吹着,发出鼓风机般的啸叫声。“可能是2015年最大的一场雷雨了吧。”辗转反侧,躺在床上,望着时钟指向12点,技术中心的邵丽健仍毫无睡意。让她担心的是,第二天一早,她要飞去北京向总公司汇报,下午二点前如果不能赶到,将影响整个试制的进程。


“下这么大的雨,飞机可千万别给耽误了”,她不停的安慰自己,“雨下的这么大,应该马上就会停的”。她起身,打开电脑,查询航班到达和起飞的情况,但没有任何消息,她躺下,迷糊的睡一会,还是觉得担心,又起身去查。终于,凌晨3点,她查到了航班的确切消息“航班因暴雨取消了”。


怎么办?邵丽健明白此次汇报的重要性,那是工艺研发团队数十天的心血。飞机不行就坐火车,邵丽健立时忙碌起来。查询火车班次,网上订购火车票,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时钟指向四点,总算订好了火车票。“北京火车站在市区,应该能赶上汇报”,她一直悬着的心放下了。


她回头看了看熟睡着的女儿,替女儿掖了掖身上得毛巾。心头不由的泛起一阵内疚。女儿带着理解的“埋怨”,她照样为了抗战币生产而忙碌着。当邵丽健风风火火的出发时,又有一道难题出现在她眼前。暴雨,一点没有减小的意思,而更让人吃惊的是,楼下居然成了汪洋一片,小区里齐膝深的水,小区外的马路牙子早就被水淹没了,怎么办?


如果可能的话,邵丽健真想回去等到水退。但时间不等人,邵丽健没有犹豫,脱下皮鞋,挽起裤腿,撑起雨伞,冲向了雨中。大雨滂沱,雨伞很快就难招架肆虐的狂风暴雨。雨水顺着她的脸庞一缕缕的落下,视力很快就模糊不清了。“赶过去,不能迟到。”邵丽健真是拼了,一直温文尔雅的邵工,拿着一把被狂风吹成喇叭的破伞,赤着双脚,一路踏“浪”而行。说是踏浪而行,实事上却没有那么浪漫,高高低低的路面,水下那些看不见的小石子,让她跑的歪歪扭扭,踉踉跄跄,直到冲上没有积水的主路。


一个看起来那么瘦弱的人,弱不禁风,带着一股子韧劲和一些不被大家所理解的执拗支持她在暴雨中狂奔,在浊水中踏浪,淑女也疯狂。


当集结号吹响时


“生产时间提前了,8月18日恢复生产,能上班的速度说一下,抗战币任务紧张,请务必克服困难!”8月14日,当造币一部的陈慧铭正和家人在千岛湖享受难得的休假时光,突然接到调度通知,任务是很急很紧张,他马上在班组群发出了召集令。


今年,造币一部原计划于8月13日至20日安排集中年休假,接到调度通知的那时,班里8位25年工龄以上的老师傅在广东潮汕疗养,还有很多之前都安排了出游计划。现在生产时间突然提前了,集结号吹响了,但人员能不能及时到岗,陈慧铭还真是没底,但不一会,冲光群里陆续有了回音。


吹响集结号,快速反应提前生产


“我可以”刘阳来了;“我和家人说一下,应该没问题”王玉峰来了;“没问题”刘晶来了;“一定来”陈轶杰来了;“我也来”甘正龙来了;“我能赶回来”郑吉来了;“算我一个”徐华杰来了;“收到通知,我来的”任俊来了……


当天晚上8点前,提前生产的当班人员集结完毕!


18号一早,组员各自检查着设备,认真进行开机检查。“咚咚咚”钢带随着滑块的上下在模腔里跳动着;“哗哗哗”毛刺机内的坯饼相互摩擦撞击着;“刷刷刷”光边机跑道内坯饼快速划过;“哒哒哒”光完边的坯饼有节奏的撞击着元宝箱……当冲光工序的声音渐渐汇成一首“黄河大合唱”,一句句看似简单的“我来的”,在抗战币的生产乐章中奏出铿锵有力的强音。


挑战“不可能”


抗战币生产中,有太多的史上首次,也有太多的看似“不可能”被挑战。这不,设备保障部为配合抗战币生产,就首次开展了压印机深度清场工作,挑战“不可能”。所谓深度清场,就是更深入地、更彻底地对压印机内部遗漏产品进行整理、清除,确保后续生产的安全进行。从7月末开始,按公司要求9月10日前全部完成,本就时间紧迫的情况下,6台压印机只有近10人的机电人员完成,对人员调配和工作量都是很大挑战。整个清场工作在车间内部完成,要完成机壳移位、油泵盖板等的拆卸,可谓螺蛳壳里做道场,需小心谨慎。



深度清场挑战“不可能”


深度清场意味着将压印机“大卸八块”检查后再重新组装。在保密车间,吊车及起重工都无法进入,机壳的挪位完全都由设备部钳床人员自行完成。设备人小心细致地将机壳垫高,检查底部是否有产品遗漏,机身用千斤顶顶起,检查机身底部是否有遗漏。拆除所有油箱盖板、油泵,检查是否有遗漏。机箱内油池的油需全部抽光,检查油箱内部是否有遗漏。拆除全部电缆踏脚板,检查是否有遗漏。拆除飞轮离合器盖板、主电机风机、冷却风扇等,检查是否有产品遗漏……


设备拆卸后,还要将其进行复位。正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压印机的复位无论从机械还是电气角度,都至关重要,稍有不妥,就会影响到设备的运行。然而,就是在这样高强度的任务下,设备人不仅提前于8月27日完成了全部压印机的深度清场工作,更将全部压印机复原到位,投入到生产。完成了这原本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连续作战12天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面对纪抗战币生产的各种变化,做好抗战币生产期间的“粮草兵”,配合生产节奏、提前备好充足的物料,是物资管理部在生产服务保障上的首要职能。在抗战币正式投入大生产后,进行了周六、周日轮班方式进行排班。与之相应而来的,是对物资供应、日常配送、仓库库存容量、供应商送货节奏等都一下子比预计紧凑几倍。


周日进行14万个纸盒的卸货、入库


只要生产车间周六要加班,物管部库房班组就必定提前做好安排,当天做好加班配送任务。为错开每天的生产物流通道,物管部安排在每周日进行纸盒的卸货,这些工作都需要人工进行搬运装卸。无论寒暑、无论晴雨,物管部相关工作人员都全力投入。许国梁、陆忱婷、刘伟作为班组骨干,首先挑起为抗战币物资进行加班配送、卸货的工作。材料库房铲车工人员紧张,又需要兼顾总部、封浜的两地生产,铲车驳运的工作压力比以往日常配送更是翻番。这3名骨干铲车工分别都有连续上班12天的工作记录了。虽然只是普通的铲车和库房工作,但能把平凡的服务工作“做到位”,这也是作为一名上币的“粮草兵”的光荣。


志愿者在行动


8月29日,星期六,造币三部的生产场地出现了一群陌生的身影。说“陌生”倒不是说的生人,只是对他们来说,造币生产并不是专长所在,他们是支援抗战币生产的党员志愿者们。这一天,早中班共计16.5小时工作时间、2个生产场地、4个小组、31名党员志愿者放弃休息,从职能管理岗位,走上生产一线,践行上币党员的“千金一诺”。


支援抗战币生产,志愿者在行动


志愿活动从当天7点开始,每一位志愿者直接“一对一”顶岗,与正常生产人员的工作时间、工作内容和工作量均无异,这对平时坐办公室的“门外汉”们可是不小的挑战。装盒、盖盖、刷浆、贴标、称重……看似简单的几个动作在一刻不停的自动线面前,还是显得有些手忙脚乱、应接不暇,一会儿传送带上的产品堆积,一会儿刷浆贴标工序告急……好在,每当出现瓶颈,一旁的师傅们就会及时伸出援助之手,在兼顾本职岗位的同时缓解临时的“交通堵塞”。但即便如此,几个小时、一刻不停地重复同一个动作,甚至连喝口水、上个洗手间的时间都没有,这让本就疏于体力劳动的管理人员们有些不适应。


“说实话,真的很辛苦,吃晚饭的时候捏筷子的手指都在发抖呢。”一位志愿者这样来描述自己的工作感受,“但机器不会停,产量不会停,旁边的同志们也都不会停,咬咬牙,拼了!”时钟指向了深夜23:30,两班16.5小时的临时顶岗,让不少志愿者们累得几乎手都抬不起来,但看着一箱箱成品,心中充盈的是满足与成就。


“你的故事”还有很多,“我的记忆”亦无法尽述。5亿枚战绩背后的点滴,上币这群可爱的“战士”,展现了齐力断金的强大能量和勤奋朴实的低调态度,一如既往,令人触动。当自动线传送带缓缓停止,抗战币暂告段落,新的任务又在眼前,上币人又上路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广州键盘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