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键盘价格联盟

女生春梦的内容是什么?辣眼睛!

联盟囧图2018-11-07 13:00:46

“靠,别让老子逮着你,否则老子就把你就往死里揍!”

郑乾一脸气愤,刚从公交上挤下来,他就发现身上那条刚穿了半个月不到的新牛仔裤被划出了一个大洞,更可恨的是,他昨天前刚买的水果机也被人偷了,要知道,那可是他辛苦干了三个月的兼职才买的,而且今天可是要派上大用途的啊。

“郑乾!”

一道清脆的声音从公交车站旁边传来,看到迎面走来的那个穿着碎花裙子的身影,原本哭丧着脸的郑乾顿时挤出一丝笑容。

“云云!”

看着郑乾的样子,杨云云的眸子深处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鄙夷,但她还是装出笑脸向郑乾凑了过去,隔着郑乾还有三米远的时候伸出自己的玉手,歪着脑袋道:“说好的送我的最新的水果机呢?”

郑乾一脸尴尬,支支吾吾的道:“刚……刚在公交车上被偷了!”

说着,他还转过身给杨云云看自己那条被划破的牛仔裤。

杨云云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她愣了一会儿,也不顾公交车站周围的人,尖声叫道:“郑乾,是不是你没钱买,故意骗我的?然后现在实在骗不下去了才编出这个谎话来糊弄我?”

也不给郑乾解释的机会,杨云云继续激动的喊道:“我就知道,你个乡下来穷瘪小子,怎么可能有钱给我买东西呢?你追了我一年,最贵的也是请我去吃一顿了,我算是看透你了,我们分手吧!”

“云云,我……我没有骗你,我答应你,再过两个月,你给我两个月的时间,我去努力兼职,一定能再给你买一部崭新的。”郑乾有些愣住了,近乎哀求着道。

“你是好人,但是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后会无期!”

杨云云根本就没有听他的解释,冰冷的一句话一下子将郑乾打入谷底,而后那冷漠坚决的背影则是直接将郑乾的心伤的粉碎。

回到宿舍,郑乾焉头耷脑的趴在桌上,嘴里一直嘟囔着,“妈的,别让老子逮着你,不然非捆住你的双手双脚,先滴蜡,后皮鞭,如果是男的就扒光衣服丢到基佬群里去,如果是女的……”

“如果是女的你就自己先上?”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门口响起,郑乾抬了一下眼皮,是他们宿舍老三陈子豪,他这才接着道:“我可不是那种精虫上脑的人,起码也得看长的好不好看,不好看就给你们!”

“靠。”陈子豪给郑乾竖了一个中指,说完,他就转身走到自己的桌前,打开电脑逛了起来。

“哎,哎,乾子,你看这个手机还不错啊,只要一百九十九,虽然是二手加山寨的,但是造型和你的水果机一模一样啊,还能上微信啥的,不如买回来先凑活着用吧!”

突然陈子豪指着自己的电脑大叫起来,郑乾走过去看了看,自己现在没手机,联系也不方便,‘专卖低价二手山寨机’几个大字映入眼帘,光看外观果然和自己的水果机一模一样。

再看了下评论,都还不错,郑乾也没多想,直接下单买了。

第二天快递就给郑乾打电话了,取了手机,一开机,郑乾就有些懵逼。

“卧槽,用过的二手机好歹也恢复一下出厂设置刷个机啥的啊,这上面还有前任用过的软件,这是要闹哪样啊?”

郑乾摆弄了一下,想要删掉手机上的那个微信,可是试了几次,就是删不掉。

“哟呵,这手机挺吊啊,一个软件都删不了?”郑乾干眼瞪着那山寨机,手指一滑,竟然点开了微信。

“嗯?”看着直接进入的微信页面,郑乾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前任机主竟然没有改密码,还可以用?

郑乾捏着下巴怪笑起来,“或许前任机主是个萌妹子也说不定啊?我先来看看萌妹子的朋友圈有没有啥私密照片……想当年的冠希哥的照片门可不就是这么流传出来的么。”

他快速的打开好友列表,可一看名字,郑乾就傻眼了。

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五官王,阎罗天子,孟婆,牛头,马面,黑无常,白无常,地藏王……

“这……这是西游记剧组扮演地府人员的演员微信么?”郑乾愣了半晌,这才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心道。

“嗡!”

这时,郑乾感觉到手中的手机一震,一条信息传了过来。

“你是新加入地府组织的吧?你好,我是牛头。”

“牛头?地府组织?”

郑乾有些懵逼,他感觉脑袋不够用了,这地府组织是什么组织?传销组织还是邪教组织?

他刚准备问的时候,那牛头接着说话了。

“这位新来的大哥,秦广王寿宴你准备送什么礼物啊?”

“秦广王?送礼?”郑乾心头一笑,随手打了两个字,“别墅!”

“哇,新来的大哥,你出手真阔绰,可否帮小弟也想想,实不相瞒,前几日和马面,黑白无常打赌,这个月的俸禄阴德已经所剩无几了。”牛头继续发来信息。

郑乾心想,这个人真不知道是入戏太深还是故意和耍自己玩的,不过幸好今天没课,他也索性舍命陪君子,那秦广王不是地府十殿阎罗之一么?区区一幢别墅,去寿品店随随便便就可以挑出一幢来。

“要不,你送一辆跑车怎么样?”郑乾嘿嘿一笑,发送了消息。

“嗡!”

他刚发过去,那边牛头就回话了,“跑车?小的哪里买得起啊,这位大哥,要不你先借我点,帮我垫着,等我下个月俸禄发了,我就还你?”

“嗯?”郑乾撇着嘴想了半天,他决定继续试探一下,“借你不是不可以,但我现在有任务在身,回不去地府,这该如何送给你呢?”

“这个简单!”牛头回答道:“你只需要将别墅上写上地府秦广王收,然后自会有鬼差送到的。”

“鬼差?”郑乾差点笑出来,这牛头编的该真是够专业的啊。

“那行吧,我可以先借你一辆跑车!”郑乾心里嘿嘿一笑。

“咕噜!”

突然,郑乾的消息刚发出去,一张样式古朴字据突然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紧接着,手机微信里面也传来了牛头的消息,“这位大哥,谢谢你,大恩不言谢,来日牛头定当回报,这是借条,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这……”

郑乾突然感觉全身一阵没由来的刺骨寒意从背脊爬上来,他盯着自己手上那张完全看不懂的‘字据’,根本就是鬼画符嘛,但是这借条刚刚是怎么来到自己手上的?凭空出现?这也不符合物理规则啊?这可是21世纪啊。

他想要问牛头,可是一句话刚打完,尚未发出去,他就看到朋友圈的动态有人更新了。

点进去一看,我滴个乖乖啊。

牛头:“地府还是有好人的啊。”

白无常:“秦广王寿诞送什么好呢?美女还是跑车?”

楚江王:“老秦的生日,这老小子肯定会收不少礼,到时候肯定要让他分我一点!”

……

看到最后,郑乾还是没有把疑问发给牛头,他的心里总感觉这件事怪怪的,特别是手上的那张借条,想了想,他还是决定先去寿品店买一幢别墅和一辆跑车寄过去看看。

心里想着,郑乾就去寿品店照办了,途中,他再次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这手机,外观普通,除了一个微信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软件了。

他还看了自己的微信名字“我是新来的”,这又是个什么鬼?完全不明白。

回到宿舍,老三陈子豪和老大孟楠正在打游戏,老四许镇却不见人影。

“老四那小子又跑哪儿去了?”郑乾回去没有把微信的事情说出来,随口扯了一个话题。

陈子豪头也不回的道:“还用说,那小子肯定是去约会女神去了,昨天啊,他在贴吧里面勾搭了一个小学妹,还看过照片,哎哟,那大长腿,够玩好几年的!”

“这年头你也相信照片?那都是照出来骗你的!”郑乾撇了撇嘴,刚准备开电脑加入陈子豪他们。

“嘭!”

宿舍的门被一股大力撞开,一个人影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

“老四?你不是去见小学妹了么?嗯?怎么……怎么变成这样了?”

陈子豪放下手中的键盘,满脸震惊的看着那闯进来的人。

“卧槽,走位,走位……老三,你他妈……”

“b”

一声音效响起,孟楠和陈子豪的电脑屏幕同时变成了灰色。

许镇哭丧着脸,还顶着一个熊猫眼,一只眼框青紫青紫的,镜框都碎了,就剩下一边挂在鼻梁上,他别过头看了一眼陈子豪,又看了一眼郑乾,最后落在孟楠身上,一下子扑了过去,像是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呜呜……”

“卧槽,老大你和老四……”陈子豪一下子大叫起来,下意识的跳了一步,眼神中满是怪异,郑乾也一愣。

“我是不会被老四掰弯的!”老大急忙很认真的说了一句。

“我被那娘们耍了,她约我在学校门口见面,吃了顿饭就带我去了如家……”老四哭哭啼啼的说着。

陈子豪一下子跳了起来,“你们那个了?卧槽,那可是极品美腿美眉啊,老四可以啊,你赚大发了……”

老三还想继续说,郑乾瞪了一眼,没好气道:“真是你想的那样,老四会成这样惨样么?”

许镇抽了一口气,继续道:“我裤子还没脱呢,门口就闯进来两个壮汉,说那女孩是他妹妹,我非礼他妹妹,让我赔钱,没钱他们就打我,还抢走了我的手机和钱包……”

“靠,仙人跳!”

陈子豪终于明白了一些,怒骂了一句。

郑乾也是心中同情,相比较自己的手机被偷,似乎老四更惨一些,不自觉的,他心里也平衡了一些一样。

最后,几人陪着许镇去派出所报案,回来之后已经是深夜了。

“谢谢大哥,秦广王已经收到礼物了,他还夸了我,准备给我升职呢,大哥此恩,牛头没齿难忘,以后你让小弟往西,我绝不往东!”

刚躺下,郑乾就收到了牛头的微信。

被老四的事情折腾到半宿,郑乾也没有什么心思去想这些,敷衍了两句,就准备睡觉,突然,他想起了一件事。

“牛头,你能不能帮我查人间的一件事情?”郑乾发信息问道。

牛头的消息很快,“难道大人忘记了,我们阴间地府不能插手阳间的。”

“那算了……”郑乾发了消息,继续道,“我还准备,你要是帮我办成了,我就销掉你的借条呢!”

“……”

牛头那边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发来三个字,“什么事?”

郑乾都要睡着了,手机一震,看到消息,他又兴奋了过来,赶紧问道:“你能帮我查一下昨天汉城市872路公交上发生的一起手机盗窃案么?”

“好,稍后等崔判官出去了,我就去前世镜帮你查看。”牛头回了一句话便再也没了声息。

郑乾的脑子昏昏沉沉,这件事看起来奇匪夷所思,但是现在他也能慢慢的接受了。

一觉睡到天亮,郑乾还在迷迷糊糊的,陈子豪就大叫起来:“卧槽,八点过十分了,今天是邬老头的的课‘中医基础理论问答’答不出来的可是要去操场跑二十圈的啊,还有五分钟……死啦死啦……”

听得陈子豪的一声大吼,郑乾也全身一震,立马一个鲤鱼打挺爬了起来,他们现在大三,就要毕业实习,课程虽然不多,但是这个邬老头在整个中医学院都是出了名的严厉,他只要说不给过,期末考试就算是满分也得给你搞挂咯。

四人快速的从床上跳下来,刷牙洗脸,然后夹着中医理论基础就朝着教室冲了过去。

时间还算够,四人赶到教室的时候,邬老头还没来。

几人平时本就是那种上课睡觉,考试靠抄的那种类型的,除了郑乾稍稍能够自保及格外,其他的三人每次考试都得指望他。

郑乾刚刚坐下,他便是看到了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坐着的杨云云,还有此刻正坐在身边正用胳膊揽住她的王浩然。

似是感觉到了郑乾的目光,杨云云回头满脸鄙夷的看了一眼郑乾,“穷蛋一个,连仅有的我看得上的水果机都被人偷了,你怎么出门不被公交车撞死呢?还跑来上课,简直就是污了我的眼。”

前面的王浩然也是一脸玩味的扭头看了过来,口中不屑的道:“几个学渣垃圾而已,毕业了也只有去天桥摆地摊的命!”

郑乾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拳头也牢牢的握着,面色冰冷。

一边的陈子豪有些忍不了,刚准备怒斥,但是却被郑乾拦住了,他盯着杨云云,后者被他的目光盯得心里有些慌了,一边扯着王浩然的胳膊,一边骂道:“什么玩意?还想追我,也不去撒泡尿照照自己的癞蛤蟆样子!”

“记住你今天的话,你会后悔的!”郑乾声音冰冷的说道,每一个字都说的特别有力,掷地有声。

原本杨云云还想骂几句,但是这时一个穿着青布褂,老式布鞋,戴着老花镜的老头子径直走了进来。

“好了,同学们,今天的中医基础理论问答可是要计入期末成绩的,答不出来的自己主动去操场跑二十圈,我满意了,或许会放你们一马!”

邬老头低下眼皮,冷漠的声音响起。

郑乾几人则是快速的埋头看书,临时抱佛脚也好过什么都不干。

“几个蠢货,临时抱佛脚,你们注定要去操场跑二十圈了!”前面和杨云云坐在一起的王浩然满脸鄙夷的朝着郑乾几人看了过来,声音讥讽道。

“怎么?王浩然,你想起来回答问题吗?”听到声音的邬老头扶了扶老花镜,扭头朝着这边看来。

王浩然脸色一凛,急忙恭敬的应道:“还请邬老头……师指教!”

“嗯?”邬老头的眉头一皱,表面上不动神色,嘴里却说:“好,既然你们都这么有本事了,我就在这里出下一题,谁若是答对了,期末考试不用参加,我直接让他过,答不对,你们都给我去操场跑五十圈!”

“哗……”

全场一片哗然,几乎所有的同学都用憎恨的目光盯着王浩然,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

邬老头既然这样说了,足以证明这个问题的难度,他如果不想让这些人过关,谁都过不了啊。

王浩然一张脸也哭丧的难看,这一不小心就惹了众怒啊。

郑乾差点没把嘴给笑歪了,邬老头最恨别人喊他老头,这王浩然真是花式作死啊。

陈子豪和孟楠他们的一颗心也放松了下来,由个人问答转变成了班级全体的问题,即便是答不对也不是他们的错,要跑五十圈大家一起跑嘛。

“昨天我们刚讲到药王孙思邈的‘千金要方’,回去也让你们预习了一下,今天你们谁来给我背诵一下‘千金要方’中的《大医精诚》篇,给你们两分钟时间。”邬老头低垂的目光扫视全场,声音落下,全场皆惊。

这算什么啊?不是中医理论基础么?怎么要背大医精诚了?这全文可是足足有着一千多字呢,而且是文言文,这么一会儿时间也不可能完全记得下来啊?

所有的同学瞬间绝望,随即不少人目光愤怒的盯着王浩然,若不是他,他们根本就不用去操场上跑五十圈了。

王浩然自己也有口难言,一张脸比谁都难看,站在那里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嗡!”

这时,郑乾感觉口袋里的手机一震,他一下子就想到了昨晚和牛头说的事情,赶紧掏出来看。

“大哥,你说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了,那小偷的照片我一会儿发给你,崔判官病了,药王孙思邈刚来看过,我现在送药王回去,稍后再联系!”

“嗯?唐代的药王孙思邈?”

郑乾顿时一怔,赶忙发了一个消息,“牛头,你能让孙思邈把他写的《大医精诚》给我么?”

他的消息刚发完,手机再度一震,提示有人加他好友,点开一看,竟然是孙思邈。

郑乾已经接受了比这更难以想象的,所以快速的点了同意。

“咻!”

刚点开和孙思邈的聊天页面,一个白蒙蒙的光团便是从手机里面飞了出来,而后快速的钻入郑乾的脑袋之中,这一切就连坐在他旁边的陈子豪都没发现。

“嗡!”

郑乾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被人狠狠的砸了一拳一般,眼冒金星,头晕眼花,喘了好几口气这才慢慢的缓了过来。

他低头看了看手机,孙思邈发来一条消息:“已发!”

“谢谢!”郑乾长舒一口气,回了两个字。

“怎么?没人回答得出来么?”邬老头脸色戏谑,笑着道,“两分钟时间快要到了,再回答不出来,你们可就要去操场跑五十圈了!”

没有人回答,但更多的人则是对王浩然怒目而视,若不是他,他们也不用遭这个罪了。

王浩然自己也是急的满头大汗,抓耳挠腮。

不过也有不少的人将目光转移到了前排的那个曼妙的背影身上,希望她可以站出来救场,特别是王浩然。

郑乾也看了过去,那道人影穿着白色的薄薄连衣裙,从后面看去,甚至能够看到清晰的bra的淡淡印记,引人遐想。

但是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前排的那个倩影却是依旧一动不动。

黎芊芊是班花加校花再加学霸的身份不假,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真的什么都知道,这邬老头明摆着就是要整顿眼前这群无法无天学生,还会这么轻易的放过?

她毕竟不是神,这《大医精诚》她也背不出来。

“哼哼,你们也就这点本事啊,都给我去操场!”邬老头把手上的书往讲台上猛地一砸。

“哐当!”

一声巨响传来,众同学吓得全身一凛,皆是对王浩然怒目而视。

王浩然吓得浑身冷汗直冒,赶忙哀求着朝着那道倩影喊道:“芊芊,你是学霸,你知道答案就替同学们解了这个围吧!”

王浩然这一招一下子就将所有的人的注意力一下子吸引到了黎芊芊的身上,毕竟五十圈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谁也不想去累死累活的跑这五十圈,众人皆是一脸眼巴巴的看着那前面慢慢起身,俏脸变得冰冷起来的学霸黎芊芊。

邬老头也是扭头过去,黎芊芊这个学霸他平常也是极为满意的,期待的看着。

“我不会!”黎芊芊声音清澈而干脆。

其他的同学瞬间失望了,但王浩然此刻已经昏了头脑,如果真的没人回答的出来,他就会成为整个班级的公敌的,害的这么多人每个人都跑了五十圈,这可不是小罪,以后在班级上,他可是就真的是千古罪人了。

在他看来,这是黎芊芊不想帮忙,所以,他几乎都是带着哭腔喊道:“芊芊,无论如何你都一定要帮我一把啊!”

黎芊芊的秀眉一蹙,声音中有些怒气了,“我不会!”说完就直接坐下了。

其他的同学一个个的互相看了看,而后皆是默然站起来,准备向外面走去,在这同时,还不忘满脸愤怒的朝着王浩然瞪了一眼。

王浩然都要哭了,肠子都快悔青了。

一边的杨云云此刻都是有些怨气了,若不是他知道王浩然家里有钱的话,她早就远远的离开王浩然了。

“等一下!”

这时,一道突兀的声音从教室后面响起,众同学一愣,朝着那声音的方向看去,就像是看到了从天而降的救世主光环一样。

因为陈子豪刚站起来,所有人的目光很自然的落在了他身上,他一愣,脸色瞬间变了变,快速的指着郑乾,急忙道:“是他说的,不是我!”

邬老头也扭头看着郑乾,“怎么?”

“邬老师,两分钟的时间还差了十秒吧。”郑乾站了起来,开口道。

“你能背的出来?”邬老头反问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么!”郑乾一笑,整理了一下脑海之中的东西,而后缓缓说道:“张湛曰:‘夫经方之难精,由来尚矣。今病有内同而外异,亦有内异而外同……”

淡淡的声音从郑乾的口中传来,众人听得不由的都愣住了。

邬老头的浑浊的眸子中也是掠过一丝惊异,这大医精诚他还没说过,竟然真的有人能够背出来?

王浩然也愣住了,两只眼珠子差点没凸出来,死死的盯着郑乾,他完全想不到,这个小子怎么可能背得出来啊?

班级的几个女生也在角落里看着郑乾,羞涩的低声交谈着什么,突然的小脸上竟是都浮现出一抹红晕。

坐在最前排的黎芊芊也少有的回过头来,用清澈的眸子之中有着好奇的目光打量着郑乾,直到郑乾完整的背完,她才别过目光。

“……志存救济,故亦曲碎论之,学者不可耻言之鄙俚也。”郑乾口中淡淡道。

随着郑乾最后一个字落下,那恍若笼罩在他的身上的救世主光环不仅没有散去,反而显得更加的高大了。

“老大,老二不会是中邪了吧?这大医精诚我听都没听说过啊,他怎么背得出来?”陈子豪面色怪异的盯着郑乾,又转头看向孟楠道。

“啪!”

一本书从讲台上飞过来,刚好砸中陈子豪的脑袋,邬老头怒喝道:“我看你才是中邪了,郑乾背的一个字都不差!”

偌大的教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不过,片刻之后,众人再度一阵欢呼起来,“郑乾万岁,我们不用跑五十圈了!”

“郑乾,你好帅啊,爱死你了!”

“郑乾,我要给你生猴子!”

那些一下子被免掉五十圈的女生一个个的跟打了鸡血似的围了上来,还有一些男生,激动的冲了过来,抬起郑乾就往天空中抛了过去,随后接住,再次被人抛了起来。

不少的女生也是因为兴奋而凑了进去,拉扯着郑乾的衣服,差点没让他走光。

教室里就这样闹着笑着,邬老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有些好奇这郑乾竟然能够背出来。

脸色最不好看的自然是王浩然和杨云云两人了,他们就算是想破脑袋都不可能想得到郑乾竟然真的能够背出来,而且还踩着王浩然这个全班罪人的脑袋成了全班的救世主。

这个口气,堵在心里,像是一块石头,王浩然怎么都感觉硌得慌,转身就向着教室外面跑了过去,杨云云也没脸再待下去了,赶紧跟了过去。

五十圈,一圈四百米,足足二十公里的路啊,就让他们这些平常不锻炼的身板去跑,那不得跑死啊,几乎所有的人都有着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觉。

郑乾自己也恍若梦中一般,看来这还真有那么几分意思啊,自己可真要好好利用了,说不定一不小心就可以走上人生巅峰,出任,迎娶白富美了呢。

回去的路上,陈子豪几人一路上审犯人似的盘问郑乾,郑乾无奈之下说是昨晚孙思邈托梦给他,正好给了这一篇大医精诚。

几人虽然不信,但也没有办法,也幸好他们能够借此在王浩然面前嚣张好久了。

中饭还是老大和老三请郑乾和许镇吃的,老四现在成了穷光蛋一枚,郑乾则是给宿舍长了脸,四人兴致颇高,一路上热热闹闹的回去了。

打开手机,牛头已经把照片发过来了,看到照片上的那个萌的足以让人心都化了的妹子,郑乾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卧槽,妹子你偷我的手机,这损失,你必须得以身相许才能偿还啊!”

可是刚说完,郑乾就眉头一皱,嘀咕道:“这妹子怎么就那么熟悉呢,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陈子豪凑了过来,看着郑乾手机上点开的照片,就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的大喊起来,“老二你可以啊,都准备勾搭我们学校的全民女神校花陆雨漓了?”

……

此刻的地府之中,牛头正和一老者缓步前行。

“牛头大人,敢问刚刚那‘我是新来的’是谁啊?”老者一身青衫,花白的头发梳成一个发髻,用木叉扎着。

牛头一脸苦笑的耸了耸肩,有伸出一只手指指了指头顶上,“孙大夫,我赶紧送你回去吧,我看你药庐那边还有几只鬼生病了等着治疗呢,我一会儿还得赶回复命呢!”

说完,两人匆匆前行。

而地府某处豪华的宫殿之中。

“老秦啊,你这生日捞的东西可够你花好几年的了。”两个身着锦袍的中年人正在一起笑着说着。

秦广王‘哈哈’一笑,搭手在旁边的那人肩上,用力的拍了拍,道:“老楚啊,我等这一天可是等了足足四百五十年啊,四百五十年前,我终于得道,坐上如今这个位置,而今一个轮回过去,我距离功德圆满也能更进一步了,哈哈,你也会有这一天的!”

楚江王叹了一口气,“就是不知道到我的寿诞飞升的时候,能有多少人还能这样祝贺啊!”

“咦?”

秦广王刚准备说什么,却听得楚江王惊讶出声,忙问道:“老楚为何惊讶?”

“这幢别墅可是好货色啊,我可是觊觎了好久也没能得到啊,这是谁送给你的?”楚江王围着一幢欧式风格的豪华别墅打量了起来。

提起这座别墅,秦广王的脸上明显掠过一丝喜色,自豪的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可是高人送的!”

“我是新来的?什么高人?”楚江王一脸疑惑。

秦广王嘿嘿一笑,“你还记得地藏王菩萨在闭关前说他新收了一个弟子么?他取了一个名字就是叫‘我是新来的’。”

“地藏王菩萨新收的徒弟?”楚江王的脸上也是满是震惊,“要知道地藏王菩萨可是几万年都没收弟子了?”

“那可不是,原本我还以为收不到他的礼物了呢,可没想到竟然收到了一幢别墅,哈哈,这一个礼物可就足以抵得上其他的所有的了。”秦广王得意的笑着道。

楚江王一脸羡慕的看着,他可不是为了这区区一幢别墅,虽然华美,如果真的想弄的话,还可以弄到比这个更豪华的。

他真正羡慕的是那别墅上的署名:我是新来的。更是羡慕那人的身份啊……

“阿嚏!”

郑乾打了一个喷嚏,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老三陈子豪,一巴掌拍在他的肩上,因为太过激动,差点没把陈子豪给打趴下,“这女的真的是我们学校的校花?”

“泥煤。”陈子豪痛的一声惊呼,“你发什么神经病?这还能有假?你自己去我们学校的论坛贴吧去看,还有她的照片呢,这我也能骗你?”

郑乾一下子愣了,校花偷自己的手机?不会是牛头弄错了吧?

看着郑乾愣愣的样子,陈子豪怪笑一声,打击道:“小子,醒醒吧,追求校花的人可以从我们学校东门排到西门了,你都排在西门之外了,嘿嘿,告诉你一个消息吧,我可曾经调查过这个妹纸啊,家世非凡,晚上还在被窝里用她的照片……嘿嘿嘿!”

郑乾一脸鄙夷的看着陈子豪,“我对她没兴趣,只是我找人调查我的手机被偷事情,正是她!”

“你傻了吧?”陈子豪一脸无语,“人家校花的追求者何其多啊,区区一部水果机也能偷你的?只要她一发话,那还不是整箱的来?要你的?”

郑乾没说话,看着论坛置顶的校花排行榜第一名的陆雨漓照片怔怔发呆。

“别想了,汉城医院的过来招实习生了,你不准备去么?”陈子豪看着郑乾,道,“你的手机被偷了,正好也能去挣点外快,而且,我们都快毕业了,有点实习经历对以后工作都能方便一点!”

郑乾知道陈子豪家里有钱,根本就不担心工作,听了他的话,点了点头,甩开脑中的思绪,向着学校体育馆走去。

郑乾几人抱着广撒网多捞鱼的心思,一口气投了七八份简历,这才心满意足的从学校体育馆离开。

“哥几个,都快要出去实习了,以后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面了,不如今晚去后街搓一顿怎么样?我请客!”出了门,陈子豪突然提议道。

原本郑乾几人还不打算去,可是听到最后三个字后,一个个就跟打了鸡血似的,直奔后街而去。

轻车熟路,几人很快就来到了一个小吃摊子,老板都是熟人,二话不说,十串烤腰子,四扎啤酒已经送了上来。

“嘿,哥几个,你说那个美女怎么样啊?雪白大长美腿,高跟短裙,翘臀s曲线……”陈子豪吃了一口烤串,眼珠子四处转动着,定在了不远处的一个女孩身上。

郑乾没有说话,还在埋头苦吃,倒是孟楠和许镇饶有兴趣的议论了起来。

“一会儿是背影杀手,转过头来吓死你们!”郑乾咬下一口烤串,抬头看去,那女孩身上穿着白色的雪纺衫,扎着马尾,下身穿着短裤,修长白皙的大长腿暴露在空气中,引得无数路人目光停滞,直吞口水。

“哎,哎……转过来了,转过来了!”陈子豪刚端起啤酒准备喝,突然看到那女孩子动了,急忙喊道。

郑乾孟楠几人赶紧抬头看去,在看清楚女孩面目的一瞬间,郑乾和孟楠,陈子豪都是一愣,这何止是背影杀手啊,正面照样也是寸草不留的啊。

但唯独老四许镇看得怒火上涌,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冲了过去。

↓↓↓点击最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精彩不断!

Copyright © 广州键盘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