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键盘价格联盟

有个机智的母亲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凉州共青团2018-11-07 10:00:43



我妈。

客厅里,她低头玩手机,我拿着遥控器换台,换台,换台,顿了两秒钟,换台,换台,换台,换台,然后转头问:“妈——”“不行。”

“我还什么都没有说!”

“你想去滑雪。”

“你怎么知道!”

“你换台的时候停了两秒,电视里正在说滑雪的事。”

“你不是在玩手机吗!”

我听到了。

“那为什么不能去!”

“你猜?猜对了就让你去。”

我没猜对,所以到现在我也没有去滑雪。

———————————

事件背景如下:

时间:2002年春的一个周六中午。

地点:我家书房。

书房构造简单,平面图如下所示:


其中书柜与地板之间没有缝隙,沙发与地面之间的空隙仅能勉强塞进去一只手。

事件:我的书包不见了。书包比较厚,黑色。

案发时家中有:我和父母,表弟、外婆以及我家的喵子。

表弟是周五放学之后跟着我和外婆一起回家的,主要目标是我家的喵子……这个熊孩子……

案发经过如下:

周五下午六点左右,我和表弟跟在外婆身后先后进家,我和表弟均将书包放在书房沙发上,然后吃饭,然后玩——我家习惯是周五晚上不写作业,放开了玩。

周六上午,打开书房门准备写作业,发现沙发上只有表弟的书包,没有我的。

首先在书房内找,尤其是书柜与书桌,但均一无所获。沙发与地面的空隙太窄,因此不会掉在沙发下面。然后去别的房间找,依旧没有。

书包人间蒸发。

父母认为:我很可能将书包遗忘在学校没有带回来——表弟证明离开学校的时候书包在我身边。我们两个一所学校。

父母又提出:可能是忘在回家的公交车上——外婆证明没有忘记,她下车的时候特意看了,我还背在身上。

父亲坚持认为我为了不写作业而将书包故意弄丢,并提出与我去公交公司寻找书包。

我坚决否认有把这种想法付诸行动,外婆则让在一边看热闹的表弟赶快去写作业。

就在表弟走进书房拿书包的瞬间,老妈一声断喝——

“咱家猫呢!”

原本趴在窗前桌子上一边晒太阳一边看热闹的喵子此刻已经不见了。

表弟颇有经验:“它躲到沙发下面了!”

老妈想了想,拍了拍老爸的肩膀,让他把沙发移开。

然后,在墙角处,被两边沙发挡住的茶几下面,找到了我的书包。


案件真相:

表弟周五晚上捉猫,猫钻进沙发缝隙,躲在角落,表弟拉开沙发,钻到桌子下面抓它。

挪动沙发的时候,将我的书包撞掉,并踢进茶几下面,猫受惊,逃出来,表弟慌乱之中只放回了沙发,没有在意书包在里面。


母上大人的推理过程则十分简单:

首先她选择了相信我的话,相信书包的的确确带回了家,并且就藏在书房的某个地方。

其次,书房里能够藏东西的地方,首先是书柜,其次是茶几。

书柜已经排除了嫌疑,那么只剩下茶几。茶几被挤在死角,两边还有沙发,一般情况下书包不会掉进去。但是这次有特殊情况:猫和表弟同时存在。

再加上猫在见到表弟的瞬间反应就是躲在沙发下面,表弟也立刻说出猫的下落,说明之前两者都有过躲藏和寻找的经验,也就是说,在此之前表弟就有可能拉开沙发去找猫。

所以,书包在茶几下面,是有可能的。

案件告破。

这件事给我的印象比较深刻,主要是因为花了好几个小时去解决。

其他的,诸如“牙疼的父亲突然每晚戴着墨镜去散步啦”、“一到晚上十二点家中准时响起电话铃声对面却无人说话啦”、“如何有效防止网瘾少女在家偷偷上网啦”之类的问题,老妈随随便便就给解决了,用不了太长时间。

嗯,这就是我老妈。一个跟着我一起看推理小说,然后运用到实践里的老妈。

———————————

大家对于随口列举的两件事有兴趣的样子,也在这里说明一下吧。

其实严格说来已经不是推理,只是日常生活中遭遇的奇怪现象,乍一看找不到真相,弄不清原委,其实说穿了,都是很平常的事。

废话少说,上菜~

首先是关于“牙疼的父亲突然每晚戴着墨镜去散步”。

这句话里有四个条件:1,牙疼 2,突然开始散步 3,晚上 4,戴着墨镜

不了解背景的人会产生疑问,进而觉得疑惑,并且将重点放在“晚上戴墨镜”上面,实际上这段描述相当于推理小说里的叙述性诡计或故意隐藏线索——

被隐藏的线索就是,我老爹小时候出水痘留下后遗症,迎风流泪、见烟流泪、雾天流泪,总之两眼常常饱含泪水,但同时,他是个非常注重外表的资深帅哥~视力出奇地好,不愿带不适合他脸型的平光镜,那会给人一种近视的印象,所以,他坚持戴墨镜。

开车的时候戴,阴天下雨戴,晚自习接我回家的时候,墨镜依然还在!【不准说“墨镜才是本体”啊喂!】

因此,第四个条件只是辅助,并不是突然改变的条件——为什么强调突然改变的条件呢?因为母上大人推理一件事的时候,是从外界发生改变的条件入手的。比如知道我想去滑雪是因为我换台的速度发生了改变。知道书包有可能出现在茶几下面是因为家里的环境发生了改变——熊孩子来了。

综上,要解决父亲的问题,就要从前两个条件入手,后面两个只是辅助的线索。

再看前两个条件。

父亲那段时间牙疼得天昏地暗,据说是长了智齿……答主表示小学没毕业呢智齿就长全了,老爹的一直拖到三十多岁,并且在步入中年之后,智齿仍旧有继续生长的趋势。

后来去医院检查,牙医认为是智齿位置不妙,压迫牙周神经,建议老爹尽早拔牙——老爹不愿意……开了点消炎药就回来,继续忍受牙疼的折磨,痛并快乐着。

于是,母上大人强制照顾老爹的牙齿,只准他吃白菜白面白米白粥白馒头,不给一点荤腥和刺激性食物。

这就是突然散步的背景。


知道了以上背景之后,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连着一个多星期吃素斋的父亲,馋了。

馋了的话,就想吃好吃的。

好吃的是什么呢?有什么比烧烤更能解馋呢?世界上没有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两顿——这简直是至理名言啊!

于是,老爹假借散步的名义,实际上偷偷出去吃好吃的了~

但是烧烤一时爽,味道散不去啊,怎么办?

让大风带走!

于是,去河堤散步,顺便散散味。

奈何那双眼睛见风流泪,见烟也流泪,所以必须戴着墨镜去散步。

这,就是“牙疼的父亲突然每晚戴着墨镜去散步”的真相。

对了,最后的结果是,老爹的牙雪上加霜,不能再忍的时候,老妈拎着他去早就预约好的牙医那里把牙齿做掉了……

从老爹第一次散步之后,老妈就预料到了这一天……

----------案子分界线----------

按照前一个案子的尿性,大家对于“午夜凶铃”的期待会不会降低呢?

单看描述的话,是有点可怕,但实际上,这件事的背景和解决办法比推理过程更加有意思。


事情是这样的。

在母上还坚持在教学第一线的时候,有一年,她带的二年级班里出了一件大事:一个学生在上课期间被从学校里绑架了。

这种事如果处理不好,对学生,对学生家长,对班里同学和学校及老师,都有很大影响。


必须尽快解决。

事发时是上午第二节课的课间操结束之后,第二节课是老妈的课,她还送学生去操场做操,还记得那个被绑架的孩子在操场,但是第三节课上课之后,那个孩子就不见了。

当时的任课老师以为是去了厕所没有回来,就让学生去找,结果发现,孩子失踪了。

校长也被惊动了立刻要打电话报警。老妈知道以后却觉得不对劲儿,因为那个孩子的父母正在闹离婚,父母双方都想争夺孩子的抚养权。老妈在家长会上见过这孩子的家长,对孩子的母亲印象很深:高级知识分子,有气质,漂亮,但是偏执。


老妈立刻意识到,很有可能是孩子的母亲找人将孩子接走了。

理由有三:

一:为钱绑架的话,会选择上学或放学的路上,孩子落单的时候。在上课期间大大方方进出校园的话,会引起学校保安和其他人的怀疑,被监控拍到的可能性也很大。

二:孩子曾经明确表示,自己要留下来和自己爸爸一起生活,妈妈争取不到抚养权,又很偏执,很有可能做出这种事。

三:这位偏执的母亲曾经堵在校门口等孩子放学,甚至有过抢孩子的行为,孩子的父亲生怕孩子被抢,上学放学都亲自送,因此母亲要接触孩子,不能选上学放学。并且,孩子已经不愿再接触自己母亲,所以母亲一个人在课间将他带走的可能性不大。

所以,更有可能是母亲找人将孩子接走了。


推理到这里,老妈果断制止校长报警——一旦报警,会给孩子及其家庭造成影响。毕竟是家事,能让他们自己内部解决最好。

但是也要保证孩子的安全。

老妈立刻联系孩子父亲,询问孩子母亲那边有没有和孩子关系很好的亲戚,得知有一个在外地工作的大表哥之后,初步认为可能是这位表哥带走了孩子。


另一方面,堪称神童的那个孩子打来了电话!

他被带上高速公路之后迅速反应过来大表哥不是带他出去玩,而是要带他去他母亲那里。

神童假装顺从,骗取自己母亲信任,中午在休息区吃饭的时候说要去厕所。母亲觉得神童没有反抗,而且车子已经开出很远,所以没有跟过去。

就在厕所里,神童用借来的手机联系上了我妈——这孩子的第一反应是找我妈就能获救!可见我妈平日在她学生眼中的形象……大概和在我眼中一样,没什么能瞒得过她的。

果然,我妈那边已经做好准备,神童也暗中记下了休息区的名字——有个字不认识,还是问的别人。

知道位置之后,这件事就交给神童的父亲去处理,那时候已经过了午饭时间,我和老爹还在家里等着老妈回来再开饭……

当天晚上,孩子安全回来,这件事圆满解决。


各位可能要问,这桩亲妈绑架亲儿子的事,和我家的夜半铃声有什么关系?

大有关系。

各位啊,那神童是用借来的电话打给我妈——也就是说,危险时,他首先想到的是向我妈求助!并且,我妈的手机号码记得很清楚!

现在站在亲妈的角度看:与丈夫离婚,孩子与他不亲,甚至连一个不是班主任的仅仅带了两年课的老师都更值得儿子信任。

羡慕嫉妒恨啊!

结果就是……不辞辛苦地……在凌晨……给我家……打电话……

还是用的小号。

白天也经常给我妈打电话,说是聊如何教育孩子,总之白天一副天使面孔,晚上骚扰电话不停……

作为一个老师,老妈明白,与学生家长的关系如果处不好,对于刚上小学二年级的孩子而言,会有很大的影响。但是也不能让这位女士夜以继日得骚扰下去。


于是,老妈出手反击了。

嗯,这件事我也有份……

反击的思路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下内容好孩子请跳过】

对方不是半夜打电话嘛,我们也打回去——不过时间不确定,大多是在三点钟左右,用的也是新买的电话号码,打过去之后就开始放恐怖电影的背景音乐,又或者是女鬼索命的哭声之类的。

连着打了两天,电话就消停了。

因为那位母亲也不傻,她已经知道了我们知道是她在搞鬼,并且如果要闹事的话也不会怂,继续打电话也没有意义。

但是,白天还是会给老妈打电话。

后来,她再也没出现过。据说被娘家接走,送出国了。

家里虽然消停了,老妈却惆怅许久:绑架事件之前,神童外向活泼,爱说爱笑。绑架案之后,神童经常发呆出神,或者就是躲在我妈办公室里不出去。

一个家庭的父母是否和睦,对于孩子的成长有非常大的影响。

一个母亲的状态,很大程度上就代表了这个家庭的状态。

我很庆幸有这样一位老妈。

———————————

好多人表示老妈很厉害~在这里谢谢大家~也有人表达了对我老爸的关心~是否觉得家里有这样一位夫人,什么都瞒不过去,有些心惊胆战呢?

完全不是!

我家老爹是天然系的,外表冷酷,内心天真~而且我妈妈呢,如牙疼散步事件里那样,她看得穿,但不代表会说出来。她经常教育我,未雨绸缪好过亡羊补牢,亡羊补牢好过事后诸葛亮。有很多聪明人不能与人好好相处,就在于不给对方留余地。

所以,老妈很少抓着对方一点错处不放,更很少翻旧账——不过,一旦她真的生了气,后果堪比世界末日!我和老爸感触良多!

还有评论希望看到更多例子,嗯,仔细想了一下,其实老妈教出来的女儿也不弱嘛!所以……这次说一个我和老妈斗智斗勇【被老妈单方面吊打】的故事好了……很有教育意义。

先说明背景:

时间:2006年8月,暑假的最后几天。

事件:关于“网瘾少女”偷偷上网的防治与“网瘾少女”的反抗

条件:老妈对电脑不是很熟悉,我也只是会简单操作。家中只有一台台式机,位于书房。


过程:

暑假还有几天就结束,按照传统惯例,我还剩一大堆作业没有写。某天晚上,我收到情报:次日老妈要回学校开会,老爹上班,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可以放心大胆上网一整天!

老妈敲门:“明天你某某姐姐回来!”

那位姐姐算是和我从小玩到大的发小,后来去外地上学,好几年没见。一听说她回来了,我很开心:“什么时候能见到!”“明天,她来我们学校。你要——”“算了。”

很明显,老妈是想将我骗去学校,在她身边看着我写作业。才不会上当。

老妈没说什么,留下第二天的饭钱就去洗衣服了。

第二天,窝在被子里竖着耳朵听老妈关门的声音——分辨爸妈的脚步声这是必备技能,此外我还具备“父母刚走到二楼,身在六楼的我立刻关电视放遥控器用凉毛巾降温然后假装好好学习”的必备技能。

但是对于我妈……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我从被窝里探出脑袋,在心中默数。

几分钟后,家里大门突然打开,卧室门被小心打开。

我还在闭眼装睡。

这是老妈的回马枪:假装大声关门离开,然后轻手轻脚上楼。

第一次使用这招的时候,披着被子坐在客厅地板看电视的年幼的我当真是魂飞魄散,从此留下心理阴影。

待门又重新关上后,我放心起身,从窗户目送老妈离开,确定她走出小区之后,开始实施行动。

目标!书房!

书房门打不开……

门被锁住,没有钥匙从外面打不开。老妈肯定把钥匙带走了。

怎么办?

趴在门外脑补了找来卡子化身飞贼开锁——没那技术。拿菜刀撬门——不可修复,代价太大。从旁边厨房的窗户翻过去——住六楼呢!别闹!

没办法了吗?

当然还有。

找到自己卧室门的钥匙,大大方方开门进去——这种室内房间门,不会像防盗门那样严格啦!往往一把钥匙能开全家房间门。

然而,能轻易上网吗?

显然不能,前方还有第二道关卡。

电脑没有鼠标……也没有键盘。

没有鼠标倒不是大问题,因为以前老妈也这样做过。但我凭借惊人天赋,自学用键盘控制光标,以至于到现在用笔记本电脑都不喜欢用鼠标,快捷键比鼠标方便多了!

但,老妈这次是釜底抽薪,连键盘也没有留下!

太狠了。

怎么办?

冷静。

老妈有可能带走鼠标,因为鼠标小巧,能装进包里。但是键盘装不下啊。以她的性格,更可能藏在家里。

所以,下一步就是找到键盘。

那么,键盘会被藏在哪里?

我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加上楼上阁楼也有十几间。就算我一间一间得翻找,以老妈藏东西的能力,到晚上老妈回来也不一定能找到。所以要进行排查。

首先可以排除掉的是厨房:老爹是吃货,对厨房的洁净程度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老妈不会为了隐藏键盘而去招惹老爸。

同样,冰箱和食品柜都能排除——如此,餐厅也能排除。

接下来是楼上,两间小卧室,一个是表哥的卧室,他上学的时候住在我家,这毕竟是表哥的房间,老妈不会随意拿来藏东西。另一间屋子是储藏室,因为一整个夏天没有打扫,落了灰,老妈不会选择那里——因为灰尘会暴露痕迹,老妈不会注意不到这一点。

楼上还有一个小客厅,先去那里看看。

结果是一无所获。

所以,键盘应该就在楼下。

我的卧室也可以被排除掉:除非我像老爸那样粗神经,否则不可能老妈藏进来一个键盘还没有意识。

此外,昨晚老妈还问过我要不要去学校:也就是说那时候她还在做最后的确认:万一我“弃暗投明”,她就不用布置这一切。

但是,我拒绝了。在那之后,老妈开始考虑如何防止我上网。

所以,拿走键盘和鼠标的时间,应该在昨晚问我话之后。

会不会在今天早晨呢?

不会。

一来老妈习惯是睡前准备好次日的东西,所谓未雨绸缪。二来早晨我醒的很早,一直在听外面的动静,如果老妈去书房拿键盘,藏起来,最后锁门离开,我是能听到的。

所以,只能是昨晚问话之后到睡觉之前行动过。

而那时候,妈妈去的地方是——

卫生间。

在洗衣服。

我走进卫生间,打开洗衣机,里面什么都没有。

打开放衣服的篮子。

然后,看到了一张字条……

“作业写累了就帮我洗衣服吧!”

当时一个机灵,觉得后背凉凉的。

一头扎进自己房间写作业去了。

一整天,都觉得老妈没有走。

当晚,老妈回来,检查我作业的时候嘴角带着笑,还给我带了好吃的。

但就是不告诉我键盘的下落。

等到老爸回来的时候……

“这键盘没问题啊,我让人检查了。鼠标也没坏,好好的。”

老爸从袋子里拿出了失踪一天的键盘和鼠标……

防不胜防啊!

只想着老妈的行动,完全忽略了老爸啊!

后来问老妈,她怎么预料到我会往篮子里找键盘。

老妈表示:我哪里知道你会去什么地方找。只不过是在家里看起来能藏键盘的地方都留了字条。看样子挺有用的。

太有用了。

那年暑假的作业,在老妈的监督之下,奇迹般的写完了。

不过,之后我依旧会找准机会偷偷上网……

以上,就是自作聪明的网瘾少女被老妈单方面吊打的故事……

(来源:清华南都)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广州键盘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