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键盘价格联盟

在文字里,我不想对这个世界说脏话

第五志2019-01-09 08:34:24


一瞬间我又有些错乱。好像前一秒我还在汉庭的8327房间吃着东池便当抽着红塔山,这一秒我回到家却发现家里可以打生化还住着我不认识的姑娘。只有屋外的阳光让我意识到这个世界还是真实的,我是真实的。


1


一个月前,带着阿董学姐送我的Zippo去南京,想装下小资。小Z却在安检口被粗暴的下了火石、抠了棉花。一个月后的今天,想带着它回来,它却接着被肢解得只剩下一个钢铁外壳。于是这个辗转来到我手上的高级打火机,没用过几次,一部分留在了长沙黄花国际,一部分留在了南京禄口,一部分留在我的背包,只能用来缅怀。


阿董我对不起你。


2


上了飞机,把手机调成航班模式,我戴上耳机听音乐。浓妆的空姐走过,没说什么,后面一男乘务员对我说:请把手机、电子词典、播放器等电子产品关闭。


我说调成航班模式了,没信号。


他重复了一遍。


我拔掉耳机,装模作样锁了键盘。


他说请确认已关机。


我不耐烦的没动。


他重复了一遍。


我更不耐烦的关机,丢下手机。


他重复了一遍。


我只好极不耐烦的把黑黑的手机屏幕给他看,又摁了两下键盘,没反应。


此男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我有些生气,继续看我的杂志。但想想还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生气。生气是用他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的愚蠢行为,那么我是在为自己的错误生气么?他尽职尽责,做的是他该做的。我惟一不满的,只能是他的面无表情。但他可能一天要重复许多次这样无谓的工作,还得不到像我这样的人的谅解和支持,我还得要求他笑?


于是我就不再生气。


3


看完杂志后昏昏睡去,在高空中被空姐叫醒,送来航空餐一份。随后要降落了,醒着的时候才感觉到身体的不适,耳膜因为起伏的气压涨得生疼。我就想我待会可能撑不住了,我要聋了。然后我又想如果聋了,该怎么找人家索赔;还思考了下这辈子如果聋了,我该怎么生活。是不是忍受不了残缺,干脆不活了——前两天我甚至还闲着想:剥夺别人的生命是犯罪,那么剥夺自己的,为什么就那么不同?


4


然后我想到了我的姥姥。每次跟旁人说起,我要回家去看看家里的老人们,他们年纪都大了,说得现实一点,就是看一次少一次了。我那时候还是带着玩笑的语气吧,觉得日子过得很慢,那一天还有很远。只是时间就是这么个东西,它不催你不赶你,它不紧不慢,只是从不停下。于是你有时候察觉不到,而当你正视的时候,已经沧海桑田、阴阳两隔。


姥姥走的那天,恰巧是一个同事生日。在晚宴过后,我们还在房间里唱生日歌、吃蛋糕。只是那时候我完全能想象,这时候,我家里,该是怎样一番情景。


我就觉得自己好讽刺,我的人生就是个讽刺。


亲人在时,不多尽孝道陪伴在旁,走后再多伤心难受,都是于事无补的做作。这是我淡漠的一个很好的借口吧。那时候总是拒绝姥姥的赠与,拒绝得简单而粗暴。其实她只是希望我们好,她还不想走,她只是需要一些存在感。


而我一直在抹杀她的存在感。我在外面流浪,丢掉了家。


5

 

到长沙了。在出口那,峰哥哥的倩姐姐来接他了,甜蜜之举略过不表。


无事可干的我只好说了一句: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凄凉。然后在他们甜蜜的笑声之后继续沉默。


在大巴上,我坐着靠窗的座位。我伸出手去触摸车窗。阳光很好,看起来我在触碰阳光的样子。我又觉得自己很可笑,很他们口中的九零后。我是不是还应该补充一句:我的悲伤你们不懂?


我缩回了我阳光下的手。


6


刚好一个月。再次回到侯家塘的房子,进门时发现门锁坏了,胡乱丢在窗台上。客厅的餐桌上,还放着几个菜。我想姑娘们还是挺勤快的,做的菜挺多。又觉得室内的气味有点不对,在昏暗的光线下仔细一看,四个菜,两个发了霉。客厅的角落杂乱的堆着东西,垃圾桶成了垃圾堆。我试着开灯,还好有电,只是客厅的灯管嘶嘶的响,却不亮。


房间里的桌子上放着几个类似芒果或者香蕉的东西,但已经干裂了。后门没有完全关上,阳光透过铁栏照进来。阳台挂满了衣服,椅子上堆着几只长筒袜,我出门前晾好的鞋子上堆积着灰尘。


走进厨房,柜子上放着一盆同样发霉的米饭,原来的一大桶油用光了,换成了一小桶。酱油瓶没有盖上,放盐的方格没有合上,锅没有洗,油烟机上覆着的细小蚊虫在阳光下特别显眼。我打开水龙头,热水器有气无力的响着,却没有热水,天热气也停了。


洗漱间的牙刷牙膏洗面奶写意的摆着,地板上一层泥。


这场景有些似曾相识。仔细一想,原来我回忆起了玩《生化危机5》时的镜头。现在,只差从某个角落蹦出来一只丧尸,吼叫着撕裂我的喉咙。我一边用相机拍下这些珍贵的镜头,一边惊叹这些女孩子的生命力,她们可以在一堆发霉的食物和垃圾当中,在没有热水的环境中顽强生存。我做不到,我自愧不如。


试着去敲隔壁的房门,过一会一个女孩子说着“谁呀”,然后,一张我不认识的脸,一双睡意惺忪的眼睛,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孩子从门缝中露出半个身子。我尴尬的说:你继续睡,我刚刚回。


一瞬间我又有些错乱。好像前一秒我还在汉庭的8327房间吃着东池便当抽着红塔山,这一秒我回到家却发现家里可以打生化还住着我不认识的姑娘。只有屋外的阳光让我意识到这个世界还是真实的,我是真实的。


7


回到了学校,虽然背包很重,但我的文艺病让我想走路进去,看看久违的学校。还是没变,我走不走,走到哪,都不会变。路上遇到几个同学,客气的打着招呼。意外的遇到了景哥。宿舍还是没变,除了我的桌子上放的是老许的台式电脑。同学们还是没变,三国杀、斗地主、看电影、睡觉,论文、协议书、实习日记。一切如常,我没有想象过会有什么变化。


下午同景哥和嫂子吃饭。跳跳蛙刚上,嫂子就给我盛饭。我说别客气,我习惯了先吃菜,待会再吃饭。我说这是工作以来养成的习惯,大家平时都是宾馆、机房,机房、宾馆,只有睡觉和吃饭的时候才能够休息。所以我们吃饭吃得很慢,吃饭也聊的是工作。


独自回来时,我想起了高二那年,一帮孩子五一去爬南岳山看日出。上山前的那天晚上,我们有十个男孩子,在山脚下一家小餐馆里,就着简简单单的几个菜,吃下了三个电饭煲的饭。三个电饭煲的饭,我们吃掉了所有的菜包括辣椒。那一顿是往日生活的突出代表,吃饭就是吃饭,是为填饱肚子服务的。


而现在,吃饭也被赋予和附加了许多的意义和功能呢。


8


走在傍晚的校园,每一处都有回忆。回忆大多能让人伤感,没意思。


9


我告别甜腻腻的南京,告别了大床的酒店和快要吃吐的肯德基麦当劳东池便当,回到这里。我还要去侯家塘,还要回家,还要工作。我似乎很平静,平静的因为活着所以活着,平静的做今天的事,让明天来。我表现得冷峻而温暖。我还是没有主见,有跃跃欲试的想法但很快自己把它们扼杀。我昨晚在南京看的动画叫做《意外的幸运签》,我有很多感想和很多疑问,但我懒得说了。


我没有小林真般幸运,我们没有普拉普拉把你从地狱拉回来,我们只能活一次。我们拥有都是暂时的,失去都是永远的。


10


在文字里,我不想对这个世界说脏话。



作者简介:

文/宫商角徵羽


关于我们:

微信号:fifzine
公众平台名字:第五志
阅读旅行QQ群:276299307
文艺壳淘物淘书群 :521831699

欢迎喜欢阅读喜欢旅行的朋友加入我们
添加微信号:fifzine 免费订阅获取更多精彩
回复投稿查看投稿方法,点击阅读原文直接投稿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广州键盘价格联盟@2017